首页>资讯>历史>访谈

米奇·爱泼斯坦和他的美国能量

发布时间:2017-02-22 17:122049 浏览
米奇·爱泼斯坦(Mitch Epstein)出版于2009年的画册《美国能量》(American Power)是对能源(既指电力能源又指政治能源)、社会和美国风景之间关系的探索。这也是他的美国三部曲之一,另外两部是:《城市》和《家族企业》。

米奇·爱泼斯坦(Mitch Epstein)出版于2009年的画册《美国能量》(American Power)是对能源(既指电力能源又指政治能源)、社会和美国风景之间关系的探索。这也是他的美国三部曲之一,另外两部是:《城市》和《家族企业》。


盖伊·雷恩(GL):拍摄《美国能量》的点子是怎么来的?

爱泼斯坦(ME):2003年我接到委托,拍摄一个关于俄亥俄州柴郡的故事。这个城镇坐落于美国最大的燃煤发电厂区域之中——这些火电厂的所有方为美国电力公司(AEP)。据传,AEP的律师已经向公司建议买下周边居民的所有股份来避免未来可能发生的环境污染处理方面的纠纷。我赶了好远的路才到达那儿,我被当地居民曾经有过的生活如何被颠覆所震惊。特别令我震撼的是一位名叫比尤·拉亨的老年妇女:她是位祖母辈的长者,非常和蔼的妇女,但她已经被逼无奈只能持手枪自卫,并在自家窗口装上监控探头,她说因为自己拒绝出售居住地的股份而被AEP搞得不胜其扰。   

离开柴郡后,整个经历以及遇见比尤·拉亨这件事在我脑中盘旋不去。这个小小的社区与它边上那座提供美国东北地区火力电源的纪念碑一般的火电厂之间的关系令我深深震动,据报道这家火电厂也向纽约州和周边地区排放有毒物质。

GL:于是,你的兴趣扩大到包容能源生产之外的其他方面?

ME:我变得对能源这一主题对于人类福利与社会堕落的决定性作用感到兴趣。我想完成一件作品,从一个非常不同的角度去观看——用能源作为关键——挖掘美国风景与美国文化之间关系。我做了很多调查,研究能源的生产,并细致设计拍摄行程,去到一些合适的地点拍摄某些东西——有时花费一周,有时两周。我希望关于这个主题,我的拍摄范围尽量宽泛,以一种包容众多内容的方式去完成我的拍摄构想。接着——因为安全原因我经常得从能源生产地点转身走人——于是我转而去观察能源的消费情况,进而去观察能源的生产与消费对美国风景产生的影响。于是我拓宽了原初的方法——从观察能源生产地点本身扩展到观察周边社区如何管理它们的生活。当然能源不仅仅是指电力方面的能源,它还指其他方面的能源……

开始时,我有非常精确的主题与轴线,我并不想在比较宽泛的意义层面来探索能源的概述。当然,以美国能量来命名这个项目,我有目的地暗示它意指电线、电灯开关有关的电力之外更多的能源——还有一层政治能源的背景含义。我因为拍摄这些照片而接触到一些关于能源安全方面的激烈争议,关于这些景观背后真正包含的东西,我开始对这个问题进入更深的思考。我发现自己别无选择,只能开始往更宽广的方面去想,去探索美国能源更政治方面的概念。这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它变成了一个这么笨重的概念。我一直以一条线索来把握美国能量这个庞大的概念,我坚持照片本身总要与电力能源有所关联——正如它给社会提供了燃料那样密不可分。一旦那么做,我感觉很自如地把那些东西融入了照片,那些其他意义上的能源:能源背后的等级阶层,公司、政府和社区结构三者之间的关系;能源给个人和自然界带来的后果。

GL:你提到安全方面的问题——那么你遇到哪些困难?

ME:从一开始我就遇到大量问题:我的拍摄对象是公共财物,因此我的拍摄行为受法律实施方面因素所阻——或者说有时会受到能源公司从安全方面考虑对我提出的威胁。曾经被我视为理所当然的拍摄权利——我已经行使了30多年的拍摄权利,忽然间遭遇了前所未遇的问题。这一变化触动我思考:在保证事物不至脱轨的前提下,我们作为社会整体可以走得多远,特别是发生9/11事件以后……为此我们花了怎样的代价。

GL:你谈到这本画册(指《美国能量》)牵涉到一场与美国情报局西弗吉尼亚州分部有关的事件——它使我想起一次著名的事件,当时罗伯特·弗兰克的拍摄活动在南方也受阻滞,无法前行。   

ME:如果你是造访某地的外来客,我想被找去询问是很正常的事情——被质询或要求做自我介绍这些都没有问题。但有几次我被审问,他们不相信我对自己的介绍——从一开始就对我没有信任感,因此我的正式文件,比如《纽约时报》对我的报道,以及他们从我的驾驶证上得到的清白记录对我没有起到什么帮助。他们告诉我,不可能也不允许我去做我正在做的拍摄工作,他们说我在破坏安全,或者我的行为会导致某种危险。我想弗兰克当时遇上的情况也是这样,问题很大程度上来自受教育者与未受教育者之间的鸿沟;而对我来说这也正是我所遭遇的。

对我来说有意义的事情是,最终我改变了接近许多拍摄对象的方法——因为我不得不追问自己非常严峻的问题:我架起照相机拍摄照片到底意味着什么。使用大画幅相机使我的拍摄行为非常显眼——我是说这本身是一种不明智的做法——我需要考虑值不值得惹来一连串询问,被要求离开,不能顺利通过某些程序。   

从某方面说,我一直感到深深的担忧、不确定或者说是压力,这使我的照片也带上一种严肃与张力。我的选择很谨慎,拍摄它们时我几乎竭尽全力,所以我真的体验到以前不曾体验到的东西。

GL:所以鉴于您的考虑,把不同的环境问题引入作品就不奇怪了……

ME:在《美国能量》的拍摄过程中,很多环境改变就确实在我眼前发生,它们直接与我观察并思考的事物相关。我让拍摄项目有个大的涵盖面,这样才能够回应这些改变和事件。例如,我计划沿着墨西哥湾探访石油精炼厂,然后沿密西西比州、路易斯安那州和得克萨斯州旅行,结果遇上了卡特里娜飓风,这成为一个重要的机会目击暴怒的自然力如何重击工厂与社区——环保人士相信这一场自然灾害因为气候改变而恶化了,更不用提政府的不良计划的后果了。另一个例子发生在阿拉斯加,我沿着输油管道前行,看到了冰川的消退。

GL:就拍摄计划的时间安排而言,你认为能源——我是指能源生产——由于在布什政府做战略决策中所起的作用,近几年其作用是否日渐明显?

ME:《美国能量》是对布什-切尼时期政策的一个回应:它是那个时代的证据。这一项目在奥巴马当选总统后终止。布什政府的管理因为缺乏对环境的尊重,令美国社会后退一大步,令每一个美国人后退了一大步。在布什-切尼时代,能源居于政治舞台中心,他们关于能源的决策真正将我们置于非常脆弱的境地。他们对未来根本不作预见性的考量,他们认为能源是无限的,他们对权利与永恒的看法与我所目见、所相信的完全相左。我们的能源绝非无限的,洁净煤——将二氧化碳深埋于地底仍是个梦想——尽管我们已经在测试这一技术。我无法想象它们免于免漏露的危险,而且它们昂贵得令人难以置信。

这本画册标注了一个时代,美国人开始更多地意识到他们的生存并非像他们曾经所以为的那样是孤立的。我们对资源所作的选择会对其他人其他地方产生影响。我们如何使用美国能源——在这个概念的所有意义上——可以是非常积极的也可以是非常消极的。

GL:你写道你在拍摄时并没有有意识地考虑政治,但你认为这是你作品中最具政治意味的一本画册?

ME:当我拍摄时,我并没有有意识地考虑其他——某种程度上说,我在努力探入无意识。但这本画册确实是我最具政治意味的作品——但它并非以说教的形式,至少我这么希望。同样,在拍摄我的父亲与家人时(《家族企业》),我也尽量避免感伤情绪,努力让作品避免陷入政治艺术之列。

 但在很多我本来按法律有拍摄权利的场合,我被告知不允许拍摄,为什么这种情况下作品还会带上政治意味?经历那样的过程,正式提交拍摄三四十个煤矿的请求被驳回,最后我获得许可拍摄不超过两个小时……与这一场对整个工业的完全不透明的观看相伴的是我们所有市民对它的资金方面的付出与依赖,这方面的关系构成了摄影作品的政治意味。

如果你是个美国人,你去访问美国能源部最后只能得到一份关于核弹的展示,这件事本身就构成了政治。明显的事实是,我们所询问的、坚持的恰恰是其他人漠不关心、放弃的,这是非常麻烦的——民用核能与军用核能被混为一谈。

摄影允许并鼓励我们拍摄照片,它们包含多层面的意义。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单张照片里创建多层面的解读意义。我并无兴趣用我的照片去干诸如单一意义的注释这种事儿,最好的照片,它们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演的矛盾的含义丰富的一系列能指。

来源:网络

评论(0)
更多>>相关阅读
  • Nick Brandt:野生动物摄影-忆笔记

    忆笔记,摄影,影像,图片,人体艺术摄影,镜头,摄影论坛,摄影网,旅游攻略,摄影技巧,摄影师,自驾游,摄影作品,摄影器材,模特,影楼,汽车,旅游

  • 他们艺术小组:新集体主义下的个性找寻

    他们艺术小组是由赖圣予和杨晓刚组合而成的一个艺术创作小组。他们的作品更多的是一种演绎。通过种种演绎,他们表现着对于当下种种现状的自我观点以及调侃。他们的创作并不限于摄影,油画对他们来说同样是一种驾轻就熟的创作手段。他们以自己的行动打破了绘画与摄影之间的边界。对他们来说媒介只是手段,重要的在于这样的手段如何被应用于艺术的叙述上。

  • 把拍照当成游戏的造梦者 专访摄影师麦子

    用最简单的镜头、最完美的情节来表现。我觉得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的,那每个人的故事都是不同的,让简单的机械和平面的照片来突破人心中期待的故事;或开始或结束,不管是否完美,一切都是每个人独立存在的标志。

多彩笔记
  •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