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历史>访谈

白令海:孤独者的浪漫

发布时间:2017-02-24 16:262053 浏览
也许在很早很早以前,冬季都不曾像现在这般有着浪漫气质,许多的生命将在此接受一年之中最残酷的考验,它是危险的,人们对此怀有敬畏心。而现在,人们与冬季交往的方式慢慢丰富起来,白令海在《Last Flowers》中记录了人们在此季节开展活动时所遗留的痕迹:徒步,冬钓,节庆等等,借此观察人们在告别恐惧后,是如何去适应这种略带奢侈的无聊的。

也许在很早很早以前,冬季都不曾像现在这般有着浪漫气质,许多的生命将在此接受一年之中最残酷的考验,它是危险的,人们对此怀有敬畏心。而现在,人们与冬季交往的方式慢慢丰富起来,白令海在《Last Flowers中记录了人们在此季节开展活动时所遗留的痕迹:徒步,冬钓,节庆等等,借此观察人们在告别恐惧后,是如何去适应这种略带奢侈的无聊的。

在我看来,白令海将目光锁定冬季来去过程所展开的拍摄,其行为本身也是一次与冬季互动的尝试,这些照片可否等同于那些“遗留痕迹”?如果可以,那这份痕迹所显现的则是只属于孤独者的浪漫。

Q:去美国为什么放弃了学习电影,而选择了摄影?

我现在对不同媒介保持着开放的心态。选择摄影很大部分原因是它启始成本较低,但表现能力与其他选择不分伯仲。我曾误以为摄影是自己认知世界的通道,但后来逐渐意识到,当我长期使用唯一的方式进行创作,那必然会成为我的认知途径。这是一句正确且矫情的废话,何况以此所认识的世界未免有些狭隘。这种自知会推动我去勇敢地尝试其他媒介,学习其他领域的技能和知识。我想这也是很多前辈曾走过的路,所以才会有艺术家诉诸哲学,文学或社会学。

Q:《Last Flowers》是你对冬季来去的过程本身展开的描写,你是如何理解冬季的?

我在麻省中部念书,这个地区一年中有三分之一的时间维持着冬季感,很难每年都采取回避的态度,终究会面对它。如今人们对冬季的认知与包括远古人类在内的动物有着天壤之别。冬季从来不曾像现在这般浪漫过,它曾一直是严酷的例行年检,难以计数的生命在春天到来前无法获取食物,或是成为食物。这样一个生死攸关的严肃季节,本应是紧迫而激烈的。而将它与恬淡寂寥,浪漫忧愁等等脱离了基础生存忧患的奢侈情绪联系起来,其实只是人类史上很晚近的事情。

我在冬季的拍摄过程中,确实也曾获得这种奢侈的情绪体验。山林中树枝被积雪折断的声响从远处传来,没有草木来消化这声响,听起来格外利落。但这种美妙体验的前提,是我知道有一处被空调吹得像夏天的房子在等我回家。远古遗留于体内对于冬天的恐惧,反倒成为我在雪地里撒野的刺激源。这组照片虽然没有人物入镜,但其实记录下了种种人类活动的痕迹:徒步,冬钓,节庆,等等。

我希望通过这样的拍摄,不仅能展示出“热量稀缺万物衰”的客观现象,还可以更专注地观察人们如今在丧失了原始恐惧的空白中,会通过哪些行为去填充这种空白带来的失衡,以及怎样去适应这种略带奢侈的无聊。

Q:在不同的地域生活,有没有让你对故乡和家的概念产生新的认识?

我认为故乡应该代表了一种个人认同感,它不仅提供了一个自在的空间,更重要的是提供了边界。空间用以保障安全,储蓄资源(物质与精神上的),而边界则提供诱惑与危险。

故乡可以是地域性的,也可以是时间性的,因人而异吧。我阅历尚浅,但就已有的经历看来,我理解人的成长与衰老的过程就是不断给“故乡”划定新的边界的过程,所以属于每个人的故乡也就不甚相同。

Q:好像几乎看不到你拍摄人。

有相机出现的场合必然预示着使用者某种程度的缺席;家人的生日,新年的烟火,长者的葬礼,随着使用相机的时间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清楚哪些时刻该用眼睛体验和参与,努力平衡着“可供记述的生活”与生活本身。带着这样的想法,不少触动心绪的人与事,都跳过相机与我直接相会了。

另外,我与陌生人的一面之缘,时常被毫无必要的紧张取代,也因此错过了本应成像的瞬间。

Q:这些冬季风景带有一种走不近的冷漠,孤零零的。这会让我联想到你拍摄时一个人走在雪地中行走,会是一种很孤独的体验吧。你觉得自己是个孤独的人吗?

罗曼·波兰斯基的《唐人街》有一句台词,委托人致电独自坐在事务所里的侦探,她问道“Are you alone?”侦探的回答是"Isn't everyone"

Q:目前的生活和工作状态是怎样的?有正在进行的拍摄项目吗?

或许我是一个不称职的摄影师,距离上一次一本正经地拍摄已有半年。不过就在我上一句说出“一本正经地拍摄”时,脑子里想的是图像生产行为的界定,和这种界定是否有必要这样的议题。这是实情,我很容易被一个简单的契机带进严肃的思考状态中,不论内容本身是不是真的严肃。

话说回来,长时间未拍照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我发现当阅片量到达某个值(并不需很多)之后,所有的图像似乎都能根据其视觉特征简单归类。移轴垂直强迫症带着科班烙印,直闪人体局部关注亚文化,强行拉低白点值制造距离感,高饱和多色系制造荒诞……这种简单的视觉归类并不带有批评性质,任何媒介的可变量都有上限,样本量增加的过程中也就必然呈现出形式上的统一性。但不可否认的是,图像间的竞争逐渐显露出上述种种排列组合稀有性的比拼,以图像生产的速度而言,这种稀有性很快就会透支。在我为这种昌盛添砖加瓦之前,我想通过补充实质的知识,先理解自己为何要这样做,所以停了下来。

近几月在学习进化心理学,从生物和心理层面来理解人的行为逻辑和认知规律,带着一定的艺术实践经验来看,这个切入点能帮助我更全面地观察艺术,大到艺术史的演化方式,细至视觉刺激唤起的生理反应等等。不过因为缺乏扎实的理科基础,加之生物学纵深交错,将知识转化为观点的过程不得不越加慎重严谨,不拍照的半年时间也就这么过去了。

来源:网络

评论(0)
更多>>相关阅读
  • 川岛小鸟:镜头下的台湾人情风味-忆笔记

    忆笔记,摄影,影像,图片,人体艺术摄影,镜头,摄影论坛,摄影网,旅游攻略,摄影技巧,摄影师,自驾游,摄影作品,摄影器材,模特,影楼,汽车,旅游

  • 罗小辉:老人,小孩-忆笔记

    忆笔记,摄影,影像,图片,人体艺术摄影,镜头,摄影论坛,摄影网,旅游攻略,摄影技巧,摄影师,自驾游,摄影作品,摄影器材,模特,影楼,汽车,旅游

  • 李刚:追求自然中的生命状态

    色影无忌:李老师您好,很高兴能在您的展馆里采访到您。九十年代初期您主要拍摄自然风光,那您什么时候开始尝试马这个创作题材的? 李刚:07年开始的,6、7年了,完成了马的这个系列的创作。 色影无忌:那您为什么从风光转到马的摄影创作中来呢? 李刚:马这

多彩笔记
  •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