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历史>访谈

赵谦:边缘及边角料

发布时间:2017-03-01 12:172150 浏览
2014年8月11日,我从上海飞到旧金山,全程延伸9872英里,飞行时间10小时50分钟。上海和旧金山之间的时差是15个小时,所以我花了三天时间调整。每天至少要睡10小时。

2014811日,我从上海飞到旧金山,全程延伸9872英里,飞行时间10小时50分钟。上海和旧金山之间的时差是15个小时,所以我花了三天时间调整。每天至少要睡10小时。

该系列是基于我的日常生活和想象。我一直与所居住的城市保持距离。商场、地标建筑和居住的社区在图像和记忆中重建成了一个不真实的空间。虚拟的城市是基于实际的地方,但经由了一个关联的过程转化。随着雾气的消散,这些稍稍失衡的图像连接到一些奇怪而有趣的事件。这些图像要求观众重新审视,更进一步的来探索也许有什么事情发生在另外一个维度。

赵谦的《边缘及边角料》削减了日常之物的功能属性,将“边角料”的影像片段重组为一个“虚拟的”世界。他基于自身的感受提供了更多的影像表达的可能性。关于他的拍摄经历和展陈方式,我们有了如下访谈。

曲:最初拍摄的时候是怎样一种状态?关于你所构建的“真实与虚构交织的空间”到底是什么?

赵:这组作品开始于14年下半年,最初并没有一个明确的会走到什么具体方向的预估。这一开始是由几个笔记本上写下的零散的句子为引子的。当时写下来的有例如“被忽略的片段,保持距离的观看”。这样的句子其实没有实际的意义,但是为最初创作确定了基调。

在拍到1510月到11月的时候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挺大的困难。就是在最初定的特别大的基调下,我似乎在进行着重复性的工作,在这种情况下我即使能得到一些在画面上较好的照片,但似乎也没有办法再进行推进。于是我利用在刚到旧金山时的一段简短的日记,开始重写了作品的陈述。

第一段是只带有描述功能的日记。时差所产生的轻微错乱和失衡是大家共有的经验,在这个时候人的反应会产生偏差感,这是我重写陈述时的第一个基点。很多人把我第一段的日记当成这组作品是建立在文化冲击下的,其实两者是有挺大差别的。

以此为基点之一在15年到16年期间我做的更多的是,把之前所有的照片作为基本材料进行重组,形成语境,然后进行拍摄,对整个上下文进行补充。所谓的真实与虚构交织的空间,也和这种失衡感有关,但是是一个延伸。

曲:关于“时差产生的轻微错位感”是一种什么感觉?像喝嗨了那种?飘忽不定的?时空倒错的?

赵:如果要说对比喝醉的感觉的话,大概6分吧。不过,我挺好酒的,很难有6分醉的感觉,一般都会喝过头。

曲:拍摄之初和现在重新观看,你觉得有什么样不同的感受?6分醉和清醒之后,哈哈。

赵:拍摄最初的时候其实更像是一个捡碎片的过程,拾到一堆破烂,捡到几个好的。捡到很多好的之后,尝试拼一个完整的,就把其他的看起来完整的放下了,去拼那个最可能拼全的。最初的时候我更重视图像,现在更在乎作品形成的语境。没法说哪个使其更重要,我觉得都挺重要的。

曲:通过碎片的,局部的,个体的影像,你重构了一个世界——一个平行空间?

赵:没有这么悬,只是产生了一点偏差的空间,6分醉的空间,哈哈。“重组”不是“重构”,我说“重组”的意思是这个词比“重构”这个词更合适形容我重新建立一个微微失衡的空间。

曲:所以说其实如何重组才是它最终的面貌,有没有尝试过画册的形式?

赵:网站,展览和画册这是不同的呈现方式,阅读或观看的方式不一样,呈现时的细节也会不一样。最终的一个方向就是使语境丰满但又不累赘,具体有点难解释,关于直觉吧。

之前有跟两个出版机构商量过画册的出版,因为一些原因,没有成型。自己输出过一些,不大好。最后还是想跟专业的画册设计师合作来做。

曲:我看到你在Athens Photography Festival 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上的展陈方式不太一样,在布展时是怎样一种考虑?

赵:展览以及摄影书和网站呈现的逻辑都是不一样的。我的布展会根据的空间的变化进行一些微调。其中几张,交代环境的照片我会放大成大型的墙纸,然后另外一些交代细节的照片我会使用相对小幅的白框或者木框产生一个窗子的感觉。

我的这个布展方式更多的参考于一些档案博物馆,就是那些交代一个城市,建筑或者是人的档案展览。这种布展方式正好对应了我想重构一个空间的感觉。现在有些摄影师也运用这种布展方式,不知道和我的来源是不是一样。

在波兰罗兹摄影节和雅典摄影节的布展我并没有很多选择,是组委会输出和装裱的。连州摄影节这次其实挺感谢的,因为我人在国外没法赶回来装裱布展,他们帮我完成了这些。 但是同时因为这个过程我不在,也在细节上跟我预期差别挺大,包括光线以及一些空间图上没法显示的细节。

连州的展览有一些新的尝试,运用了我一些很早期的拍摄墙角的照片作为展览的开始,从建筑空间和传统的从鸟瞰图到城市社区(这种方式是从很多电影开头来的)双线进入这个展览,然后结束在一张大型的黑白档案照片以及10$的标志上。

其实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完全满意的布展,非要说的话,结合日本的rps的个展和何伊宁去年策展的go east project的布展,再添加一些,大概是我要的。

曲:你的画面都非常简洁,色彩明快,这与你最初学习设计有关系么?设计在我看来是一种主观行为,需要控制画面的构成及最终的面貌。

赵:设计的背景在我的审美上和最初观看作品的时候确实有影响,但现在这种影响已经小很多了。小说,电影及其他的摄影师和艺术家,甚至一些小孩的画对我的影响或许更多了。

曲:你平时对图书,电影等的关注,这种间接的影响可以说带给你更多的可能?

赵:是啊,摄影不用只是从摄影里来的啊,每段时间感兴趣的点我都不大一样。

曲:“答案在别处”?

赵:答案在自己吧,最重要的是形成自己的声音,但是灵感可以从所有这些东西来。

曲:我想也是始终保持这种新鲜感,恰如你的作品,在日常中提供新奇之物。

赵:嗯,我还是好奇心驱使的人。

曲:我觉得你在视觉上是有洁癖的,不知道你自己如何认为?

赵:我不认为我视觉上有洁癖,这种看起来很干净的画面其实会让观看者质疑它的真实性,比如很多人问我那张绿色的更衣室照片是不是海报,因为从哪个细节上看它都不像真实的,但那是一张真实存在的更衣室。同样的问题会持续出现在观看整个系列的时候。现实和虚拟在这个系列里是交叉的。

曲:关于如何平衡生存和艺术,摄影比赛,基金,驻地项目,在国外是什么样的情况?你觉得国内在这几个方面有哪些可以改进的?

赵:其实不能把中国单独和其他所有国家相比,这种对比不大公平。国外所有的资源都是网上共有的,国内的艺术家也一样可以申请。国内的资源其实很强大, 只是相对集中,所以能资助的摄影师比较少,只希望以后多一些像色影无忌新锐摄影奖,三影堂摄影奖这样的资助。
关于基金,比赛,摄影节的申请 fotografia magazine每个月会发布,LENSCRATCH也还不错。驻地的话ResArtis我看的比较多,国内的艺术世界前两个月也出了一刊介绍驻地及关于整个驻地的概念的杂志。我朋友彭可整理了一篇中小型驻地的列表及关于自己的经验的文章,非常细致,微博可以找到。

我自己是计划型的。我会找一些摄影节,基金和驻地来帮助自己完成这个项目的实践。原因很简单,我自己没有资金或者空间进行这些创作实践,对于初期的艺术家和摄影师来说,这些都是实践自己的作品以及接触一些其他有意思的艺术家的好机会。摄影比赛我也参加过一些,但觉得意义不大。

曲:抛开这组作品,关于摄影,你接触至今有什么大的触动可以说一下吗?

赵:10年到14年初就不说了,那时候就是爱好。真正认真开始对待摄影是14年下半年来美国之后。我那时候狂泡图书馆,找摄影史里自己感兴趣的内容,然后找这些人一切相关的资料。这种方式最初让自己找到了定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类型,这对我是个很重要的时期。在找到自己的语言后,就看怎么从这个语言推进了。

现在的观点跟当时当然也已经有很大的不一样了,但现在聊这个还不是个对的时间。

曲:今年有什么拍摄计划或展览吗?未来的规划会是怎样的?

赵:现在在加州艺术学院California College of the Arts 攻读纯艺术研究生 …今年不想做太多展览,想安安静静学些东西,夏天拿了一笔奖学金会去vermont studio center做一阵子驻地。也有正在进行的作品,但是离完成还有一段。

曲:谢谢!


来源:网络

评论(0)
更多>>相关阅读
多彩笔记
  • 二维码